ȴʣ ȵ
主页 > 仙居新闻 >

私自转让耕地变成沙场塌方埋人仨老板没影了
              Դ 未知 2021-02-24


      榆树市秀水镇后沟村农田中有一个大沙场,由于长时间挖沙,这里的田地已变成立陡的山坡状,即使轻风吹过,沙坝的断面也会成片地塌方,沙坝上方的玉米地随之一寸寸地减少,村里人似乎已习惯了沙场吞噬农田的情况。直到13日中午,村民姜国才和孟祥双被塌方的沙子埋住,责任却没人来承担,村民才纷纷抱怨。而这沙场本应该是农户的耕地和村上的机动地。

      昨天下午,50多岁的姜国才浑身是伤地躺在榆树市中医院里。他说,13日11时许,他和同村29岁的孟祥双像往常一样在村农田的沙场里往一个四轮车上装沙子,装这车沙子他们能挣到5元装车费。车没装完,沙坝断面上飘下来的流沙就发出了危险的信号,姜国才突然感觉眼前一黑……

      姜的家人说,当大家将姜国才和孟祥双从沙子堆中挖出来时,孟祥双已停止呼吸。姜国才幸运地活了下来,但肋骨被沙子压断了三根,胳膊也压折了,内脏各器官不同程度损伤。

      事故发生两天了,孟祥双的尸体依旧停放在沙场,孟祥双的妻子没有为丈夫办后事,一方面是没钱,另一方面,她想为这突如其来的灾难讨个说法。姜国才抢救了两天,就已花费上万元医疗费,姜家也没钱交医疗费了……

      姜国才说,沙场是村民刘文峰、李海新和秀水镇上一个叫赵二的人承包的。现在已经达到不用人挖的程度,每天靠自然塌方下来的沙子,就足够卖了。记者打听了一下沙子的价格:一四轮车25元,大约有1.5立方米,装车费是5元。

      姜家人说,三个老板当天下午到医院来看过,之后就没影了。随后记者赶到李海新家,李的岳父说:“沙场出事儿了,要是赔偿死者和伤者钱,太多赔不起,姑爷和其他两个承包人,14日夜间就跑了……”

      秀水镇派出所张所长说,事实上,这个沙场没有任何承包手续,也无法证明受害者是给三个“老板”干活。没有证据警方无法抓人。

      有村民透露,沙场实际是村民白万龙家的耕地。白万龙的妻子说:“村上深层土壤下面有沙子。几年前,村里的机动地不知道被谁承包出去挖沙子了,而我家的8.6亩地就挨着村上的机动地,有些人挖完机动地的沙子,就开始挖我家的地,我们挡都挡不住,再挖下去,就种不了庄稼了。今年春天,村里的汤家同意把他家那8.6亩耕地‘串’给我家,而我家原本挨着机动地的8.6亩地归汤家耕种。后来,汤家又以一年几千元的价格,把那块地承包给刘文峰、李海新和赵二……”记者找到汤家时,屋里的几个人称汤某没在家,他们不知情。

      记者电话联系到后沟村村支书纪忠贤,然而他只告诉记者,沙场那块地应该是村民白万龙家的耕地,随后挂断电话。记者再次拨过去,是另一个人接的,他称纪把电话放在他那儿,联系不上。再拨不是不接就是挂断。

      为弄清机动地和耕地被人承包采沙的详情,记者找到秀水镇孟宪春。孟宪春说他已知道后沟村有人被沙子埋住了的事,经过调查,那里根本没有什么采沙的企业,也就是说,采沙的人没有办理任何手续。目前,有关部门正在调查此事。本报记者广平

      我国农村土地承包法规定,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不得改变土地所有权的性质和土地的农业用途。集体机动地要在村民大会或村民代表大会商议的基础上,采取公开招标或公开协商方式发包,严禁暗箱操作或仗权承包。土地流转不得损害他人和集体的合法权益,流转期限不得超过农户承包土地的剩余承包期。土地流转后的开发利用必须依法进行,不能改变土地的所有权和农业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