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xxx

今天结婚登记 当年如何相识?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19
摘要:昨天上午,下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等着叫号的新人们坐满一屋。平时一天也就五六十对,昨天达到151对。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一男一女,不论惊世姻缘还是平凡造化

  昨天上午,下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等着叫号的新人们坐满一屋。平时一天也就五六十对,昨天达到151对。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一男一女,不论惊世姻缘还是平凡造化,能够结为夫妇修成正果,都会经过两个阶段:相识与相爱。大千世界茫茫人海,如何与他(她)相逢邂逅?一生之中遇人无数,为什么对他(她)倾心动情?

  我发现,前来登记的男女,一进门就开始忙活:先领号,再各填一张表,然后接受婚前检查(全部免费),检好坐在椅子上等着叫号,叫到了进屋正式办手续……登记处人一直很多,屋里热闹嘈杂,听和说都蛮吃力。我于是采取候在门外的办法,等他们手续办完出来,迎上前去,先道喜,再采访。 每对新人我都在交谈中问他们两个相同问题:

  比如一个穿黑皮夹克的年轻瘦削男子,当我笑容可掬上前提问时,他只听了一句就脸色一沉低头疾走,后面一个穿毛皮大衣的女人相跟而出,也是脚步匆匆一言不发。我看两人一前一后走到路口,猛地站住,互望一眼,男人一扬手,向北去了,女人一扭脸,向南走了。这时我才恍然大悟:虽是情人节,但离婚手续还是照常办理。吃一堑长一智,后来我再选采访对象,就注意避开面沉似水孤孤零零的,只选那些牵手相拥喜气洋洋的。

  有一点让我很意外:原以为都2012年了,结婚的又以80后居多,网恋肯定不少,但没想到采访的30对新人中,居然没有一对网恋,他们最多的结识途径,排第一是同学或同校(11对),排第二是传统的相亲介绍(10对),第三是朋友的小规模聚会(5对),另外单位同事办公室恋情的有两对,完全陌生的街头偶遇邂逅也是两对——当然,我的30例样本实在太少,肯定不能因此断定什么,只能讲个大概意思。

  同学同校相识相爱的新人最多,但情况又分成好几种,其中大学同学或同校占绝大多数——大学校园真不愧是恋爱圣地啊。

  比如男小林和女小黄,同一年考上浙工大,都来自温州。互相认识还是2005年放暑假,分头买火车票时在火车站偶然认识,于是由男小林出手买票,结伴回家。同路一共三人,除了男小林和女小黄,还有小黄的一个女同学。那时节,从杭州到温州的火车要走整整一夜,女同学到了晚上很快趴在桌上睡熟,男小林和女小黄却整整一晚都坐着聊天。

  “什么话题都说,一直说到了天亮,一点都没睡着。”聊得太起劲,以至于男小林下车时居然忘了问女小黄留要电话号码。第二天男小林又辗转托人努力半天,才终于找到另外那个女同学,问来女小黄的手机号,整个夏天两人虽没见面,但短信一天也没断过。

  回到学校,男小林追求女小黄,女小黄并没应允——她一直喜欢张东健那种阳刚类型,而温和瘦削的男小林一点不像张东健,却像林志炫,最终,男小林还是靠自己的好脾气打动女小黄。

  男小王身高一米八五,外形俊朗,是校礼仪队主力。女小陈漂亮俊俏,是学生会文艺骨干,两人都是学校里十分惹眼的人物,虽然大一就因为社会工作互相认识,往来频繁,但从未来电,本科四年,各自先后谈了几个男女朋友,又先后分手。

  某次班级组织春季爬山,“互相有了一些好感”,后来单独接触更多,一起上自习,一起考“口译证”。一晚,两人同在教室坐着看书,女小陈有点冷,抱着双臂,男小王见状,马上脱下外套给她披上,顺势拉了她的手,从此开始将近三年的恋爱历程。两人都清楚记得历史性牵手的那一天——2008年4月9日。

  我发现,大学同学间的恋爱,不管认识还是恋爱,时间一般都很长,五六年七八年的很多,最长的是浙大的男小王和女小林。

  两人相识至今已经9年,相识时都在浙大药学系念书,同系不同班,经常出现在同一个实验室,都是闷声不响苦心学术的人,经常在夜深人静后猛然发现实验室只剩下他们两个,于是,男小王送女小林回宿舍就成了常事,日久生情也就理所当然。

  比如,男小倪和女小熊,大二时共同选修马原(马克思主义原理),有一次坐得近,男小倪主动搭线年两人正式相好,去年男小倪向女小熊求婚。

  浙工大毕业的男小章和女小程,相识是因为新生入学军训时,男小章担任副排长,女小程是他手下的兵。

  杭师院毕业的男小张和女小梁,他们相识是因为2003年新生开大会时,偶然坐在旁边,等会开完,各自的班级专业宿舍几乎全都互相摸清。

  高中时两人同校不同班,只在毕业时大家互留了QQ号,以后多年都没联系。后来的结缘,是因为一只茶壶。

  “她也很喜欢瓶瓶罐罐,问我哪里买的,我告诉她那家淘宝店,她就去买了一模一样的一个……”男小倪说。

  对一只茶壶的共同爱好,让两人后来开始频频在网上聊天。一个月后女小祝为感谢男小倪,主动请他吃饭,不久,男小倪又回请……后来交往越来越多,但始终保持较好的普通朋友关系。

  直到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钱塘江边,男小倪向女小祝第一次真情告白,“窗户纸”也在这时终于捅破。

  另一点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传统的相亲依然占了很高比重,仅次于同校同学。相亲的介绍人,父母和同学同事大约各半。

  女小王男小钱,一个家在杭州一个家在绍兴,他们的父母是多年的相识老友,但两个年轻人几乎从没见过。

  去年夏天,女小王的父母路过绍兴拜访老友,带着女儿。那天,正好男小钱从部队休假探亲在家。两家大人并未有意撮合,但两个年轻人却自己聊在了一处。女小王邀男小钱来杭州玩,男小钱也是爽快人,三天后就来了,因为两家熟,就直接住在了女小王家里,女小王每天陪他出去玩。探亲假结束,感情已经很好,男小钱回宁波部队,女小王后来每周跑去探望。男小钱去年复员回到杭州,现在两人在滨江共同开了一家婚纱店。

  男小查,他的单位同事和女小郑的单位同事是夫妻俩,介绍他俩相亲。女小郑很坦率地跟我讲,她和小查处到一个月时,发生过一些危机,因为总感觉似乎没有想象中那种感觉——对男小查虽谈不上不喜欢,也谈不上喜欢。

  一天,女小郑坐在公交车上,突然看到街边一块大大的广告牌,是一家人才招聘网站的广告:既然一辈子有半辈子在工作,就像恋爱一样找个喜欢的吧!

  那天,两人约在杭州大厦见面,只说了公交车站旁边,但忘了约定具体哪个车站。更不巧的是,女小郑手机突然没电,而男小查的手机号又背不出来,急得只好取出手机卡,满大街找人借手机用。尽管她是女的,但还是没一个人肯借。眼看约定时间过去半个小时,女小郑在天桥上急得团团转之际,猛然看见男小查从天桥另一侧正阔步向她走来……那天男小查身穿一件黑色风衣,平常人有点胖,但那天却显得格外高大威猛,一股热流从女小郑胸中涌出,只道这是天意,想象中的感觉就这样突如其来……

  女小古是公司新人,男小时是单位老员工。女小古前年应聘,从上海来到杭州,原来公司派去接她的人正好那天有别的事,领导就让男小时去接。

  昨天男小时虽然不肯当面承认,但他肯定当时就看上了女小古——因为当天他的表现格外殷勤,把小古接到宿舍后,又是主动请她吃饭,又是主动提出第二天陪她去超市买东西,搬东西的时候也格外卖力……

  有次单位同事结婚,两人都去了。席上大家喝得尽兴,有人提出,这一桌至今还是单身的,必需找个异性喝个交杯酒,结果桌上数来数去只有他俩单身,于是男小陈主动积极而女小范半推半就喝下了交杯酒……

  昨天我采访的30对新人,其中28对不管同学同校还是相亲介绍,都还算中国传统的熟人圈里解决了问题,只有两例是男人女人都很向往的传说中的陌路相逢。

  他们同时坐上同一趟开往虹桥的地铁,正好在同一节车厢,又正好挨在一起。男小王上车早,坐着,女小江和闺蜜上车晚,在旁边站着。男小王主动站起,把座位让给女小江,于是搭上话,一聊,知道都来自杭州,下车时互留了QQ号。

  后来正式确定恋爱关系后,女小江问男小王,当时为什么让座给她一个年轻人?又为什么没让给她的闺蜜?男小王这才道出实情:因为当时觉得女小江长得像他曾经的女友。

  去年2月8日,男小朱去买苹果手机,女小张也去买苹果手机。男小朱问女小张,会不会越狱(解开密码后可以免费使用收费软件)?女小张问,啥叫“越狱”?男小朱说,越狱就是……说得女小张十分向往。男小朱趁机要了女小张的QQ号,主动要求帮她“越狱”,后来“越狱”成功,男小朱也成功地被女小张关进心里了。

责任编辑:admin

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