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打造新闻资讯第一网!

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

热门关键词: as  test  xxx

【搜狐视频韩娱播报第195期】——详解韩国四大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1-24
摘要:⑤详解娱乐公司最新财报,JYP回春 Bighit崛起 SM稳坐钓鱼台 YG堂皇为哪般?后Bigbang时代谁挑大梁 上期节目里有关秀智声援韩国艳照门主角之一杨艺媛的新闻引发了大家热烈的讨论,无论

  ⑤详解娱乐公司最新财报,JYP回春 Bighit崛起 SM稳坐钓鱼台 YG堂皇为哪般?后Bigbang时代谁挑大梁

  上期节目里有关秀智声援“韩国艳照门”主角之一杨艺媛的新闻引发了大家热烈的讨论,无论重点放在秀智的举动还是杨艺媛的遭遇,用批判性思维去面对每天海量的信息和别人兜售的观点,质疑、思考、辩论让一言堂变成“众说纷纭”,这个过程就有超越新闻本体存在的意义。

  而在节目上线的这一周内,“韩国艳照门”事件又有了新的进展,上周五自称杨艺媛事件中“室长”的爆料者向媒体公开了三年前两人的聊天记录,与杨艺媛视频提到的信息有三大出入:一、照片拍摄共计13次而非杨艺媛所称的5次;二、拍摄两次后杨艺媛曾主动与“室长”预约下次拍摄时间;三、“室长”称杨艺媛每次都以“急需钱”为由主动联络,双方谈定的酬劳是每小时10-15万韩元(RMB600-900)。“室长”坚称杨艺媛是自愿收费拍摄,双方一致的信息只有“很怕照片外流”这一项。

  “室长”的身份、聊天记录真实性以及因文字及个人表达而可能存在的断章取义……种种信息都有待进一步核实,相应的杨艺媛所叙也是一样。类似情况曾发生在“Clara与经纪公司”等经典互诉事件中,而杨艺媛也并不能代表艳照门中的所有人,尤其还涉及未成年下定论为时尚早,但起码已引出“疑似”事件另一方的回应。

  “室长”的聊天记录曝光后,青瓦台又多了一贴“要求制定《诬告罪特别法》”已有10万人参与,部分留言表示希望针对“诬告罪”刑罚提高到杀人罪、罪的程度,指向杨艺媛“造假”;另一部分网民则表示,此法案如落实将引发更大的负面效应,会让更多搜证困难案件的受害者不敢发声。同时也有少部分网民认为,拿艳照私信骚扰杨艺媛及其亲友的人也应被追究法律责任,“诬告罪重判”会变相助长此类性骚扰,成为网络暴力的盾牌。杨艺媛事件中一直沉默的警方日前公开表态,首尔厅女性青少年科科长李东焕呼吁民众回归理性,不要轻信未经证实的任何信息。

  回头再来看衍生事件的第二位主角——秀智,她可笑吗?当然不。乐观一点来看,也许无名人发声,警方也会尽责地调查到水落石出,但秀智的介入无疑引发了更大的效应,加速了事件进程;秀智委屈吗?当然也不,具体详见187期“公众人物的容忍义务”。

  秀智履行了公众人物的道德义务,而非落实于法律的社会责任,做到了值得夸奖,做不到也无可指摘。假如杨艺媛事件是火种,秀智的举动就是助燃物,应是开始而非巅峰。群体猎奇后火灭烟消or明辨是非的燎原烈火,完全取决于韩国民众的视野、态度和思考方式,社会事件的意义,也从来不只限于某几个人受惩某几个人昭雪。上月初警方就锁定了最早下载艳照传播并获利300万韩元(RMB1.7万)的姜某,但截止本周一,针对此事件最核心的两波罪犯——艳照拍摄者、上传者的调查至今毫无进展。

  最近韩娱圈的重口新闻实在多,女星话题不断,男星也频惹官非。出生于1988年6月的唱作歌手MoonMoon本名金荣信,三岁时父母离婚跟随父亲生活,高中毕业后为圆“军人梦”在部队当了五年的兵,24岁复员后考上骊州大学的实用音乐系,26岁自组了人生中第一支乐队,因发展不顺一年后解散,金荣信也顺带退学,从此之后开始独立创作。2016年5月取艺名MoonMoon出道,背后的含义透露着孤傲之气。

  出道刚满3个月,MoonMoon在首尔江南某处的女性公厕安装摄像机,受害者发现后举报,MoonMoon随即遭到逮捕,被判缓刑2年。又过了3个月他顺利发行了第一张EP《Life is Beauty Full》,五个月后的2017年4月,EP的主打歌《飞行云》因为IU和田柾国陆续推荐而爆红,最终在音源榜实现了逆袭。

  《飞行云》的忧郁风一度在年轻群体中很受欢迎,更打动人的是歌词里透露的感性。MoonMoon在缓刑期间维持着台前活动,发行了一张专辑两张EP、趁着人气看涨为《今生是第一次》唱作OST《结婚》,还在去年12月隐瞒了犯罪前科与Starship旗下独立音乐厂牌House of Music签约。

  上周四MoonMoon向经纪公司坦白,House of Music获知实情后迅速与其解约并取消了所有发片计划及商演,第二天D社就以“独家新闻”的方式报道了此事。解说词:MoonMoon的歌曲疗愈过很多听众,然而演艺人的艺术品格和真实人格本就需要割裂开看,更黑色幽默的是《飞行云》中最广为流传的一句歌词,也被指抄袭韩国女作家金爱烂2012年的同名诗集,对照歌词来看,真是无比讽刺。

  第二位出事的男星是知名Rapper C Jamm。1993年出生的C Jamm原本做地下黑泡,参演《给我钱3》之后与 Swings创立的公司Just Music签约,2016年出演《给我钱5》斩获亚军人气骤升,之后演艺邀约不断还曾出演《我独》等多档综艺,在黑泡风靡全韩、Rapper备受追捧的当下本应有更好的发展,谁料却于上月因在家中吸毒被捕,本周一新闻爆出后C Jamm声名扫地,目前被收押至水原监狱接受管制调查。

  C Jamm与好友BewhY同期参演《给我钱5》,当时所属的YG队导师是Kush、Zion.T,如今BewhY歌综两不误,节目一档档接不停,导师Kush却在去年因吸毒被捕,半年后C Jamm也步其后尘。从KUSH、Iron、E SENS到CROWN J,Rapper似乎成了涉毒、暴力、歧视女性的重灾区,对于这样左手“意志和灵魂自由”右手触犯法律危害社会的行为,本狐只有三个字——叔叔,千万别放过他们!而所谓更新魔咒就是——本周二上午,与C Jamm同公司《给我钱3》的亚军Vasco也因三次吸毒被拘,请问,列位是真的打算来一场《Show me the 机智的监狱生活》吗?

  YG家族最近多了仨病号,其中两位都是正在服役的士兵。入伍三个月的权志龙日前传出入院动手术的消息,据称他的右脚踝在服役前已有痛感,近期症状愈发严重不得不从部队请假前往更专业的首尔某大学医院治疗;比权志龙晚一个月进部队的姜大声也因喉炎而在部队附近的春川军医院住院诊治,两天之后归队继续服役。两人低调入院并继续服役而非借病转役,因此韩国网友对此事态度较为平和,并未出现前段时间任瑟雍转役遭群嘲的情景。

  YG家的第三位病号是社长梁铉锡,因脊椎不适住院治疗的老梁病中惊坐起,不忘履行“YG最大官宣渠道”的义务,接连放出下半年旗下艺人的回归计划,陆续自曝六大动向——1、时隔五年,胜利将发行个人专辑、开巡演、最快于今年10月入伍;2、Winner宋旻浩姜昇润有望Solo;3、iKON大队专及B.I SOLO准备中;4、水晶男孩暂无大队CB计划,殷志源个人专辑筹划中;5、原定的推新计划延期至明年,改为从Winner iKON等现役团体中挑选部分成员组成Hiphop小分队;6、8月份选址弘大成立YG新子公司YGX,该司主打三大业务线——将接手原High Ground厂牌下业务、开设YG直属的舞蹈学院以及将胜利经营的DJ公司NHR收入旗下。

  吃瓜纷纷表示,老梁数学太差,差到各种日期听听得了,差到放佛忘了李遐怡李秀贤还有大明湖畔的郑帝元……

  是什么让梁社长拖着伤病之身大规模勉力营业?是良心发现吗?是改弦更张吗?不!!是财报。四月初的第189期,曾提到韩国金融监督院公示的《2017韩国企业报告书》,这一打满是晦涩分析的资料,对各大娱乐公司而言不啻于五年高考三年模拟,更恐怖的是各相关领域都会以此资料为基础进一步分析调查,比内文数字更冷酷的是各方权威结论会被陆续公开,周期长达数月。于是每年4-7月间社长们都会陷入不知何时、何处会突槌的打地鼠状态。

  本月初韩国证券期货交易所公布了娱乐业四大股票富豪及现状。SM、JYP、YG和Bighit赫然在列。去年至今李秀满所持SM的股票市值从1021亿涨至2029亿韩元(RMB12亿)、朴振英所持JYP的股票市值从299亿涨至1197亿韩元(RMB7.1亿)、梁铉锡所持YG的股票市值从829亿涨至929亿韩元(RMB5.5亿),考虑到通胀原因,JYP涨幅最猛达55.63%,YG相当于原地踏步仅涨2.25%,SM涨幅33.14%居中;从报告出具时的股价来看,三家股票的“市盈率”——即每价与每股收益的比率分别是SM27.87、JYP30.73、YG24.37,依然是JYPSMYG。而准备上市的Bighit虽然没有去年股价市值这一数字,但据业内推测大黑一旦上市方时赫所持股票市值将在2500-3500亿韩元(RMB14.8-20.8亿)之间。

  韩国证交所对大黑上市抱持乐观态度的原因当然也与一系列亮眼数字有关。3月初大黑公开了“2017年审及财务报告”,去年营业额达924亿韩元(RMB5.5亿),其中营业利润为325亿韩元(RMB1.9亿),净利润246亿韩元(RMB1.4亿),刷新了创社以来的纪录。同比三大去年的营业额分别是SM3654亿韩元(RMB21.7亿)、YG3499亿韩元(RMB20.8亿)、JYP1022亿韩元(RMB6亿),营业额SMYGJYPBighit,JYP和大黑仅有0.5亿(RMB)之差;对比营业利润分别是SM109亿韩元(RMB6492万)、YG252亿韩元(RMB1.5亿)、JYP195亿韩元(RMB1.1亿),BighitYGJYP SM,首尾相差近3倍;净利润一项三大的数据缺失因此无从比较。

  JYP回春、Bighit崛起、SM稳坐钓鱼台,自顾不暇的YG再添心病。本月初公布的三大社2018第一季度财报,也让老梁脑阔很痛。三社包含各子公司的营收数据显示,SM一季度总营业额1106亿韩元(RMB6.5亿)相比去年同期增长62.4%,营业利润103亿韩元(RMB6123万)同比增长766%伙呆了全韩娱乐、产经版,净利润114亿韩元(RMB6777万)同比增长280%;其中主营歌手经纪的母公司最大收入来源还是旗下艺人的出场费,包含演唱会、FM、Showcase、电台、电视剧、电影、综艺、商演等所有商业性通告,这部分为SM赚到了188.58亿韩元(RMB1.1亿)占一季度总营业额的17%;

  第二大收入来源是在法律保护相对完善的体系中号称“躺赚”的版权及肖像权,共计140.35亿韩元(RMB8343万)占一季度总营业额的12.6%;第三大收入来源是唱片,共计115.75亿韩元(RMB6881万)占一季度总营业额的10%;至于粉丝日常刷红眼的音源和撕破脸的广告,分别占比8%和4%,对比前三项九牛之一毛。再次敲黑板,豆,巡巡巡才是盈利正道;体现核心粉丝群消费力的是唱;而体现国民度的音源,平台分成占大头,虽然对于爱豆和公司而言音源折现率最低,但却是增加话题热度的必要手段;至于版权肖像权那是经纪公司的养老金粉丝就甭惦记了。

  证券界普遍认为SM一季度财报飘红与其事业外延扩张不无关系,对内收购了Keyeast和FNC ADDC,对外联合Bighit、JYP与SK电信签订合作协议,共同促进B2C音乐产业发展,包括但不限于传统音乐、音源,还将与人工智能芯片等高新技术产业相结合。

  与SM恐怖的766%涨幅相比,YG跌势惊人。一季度总营业额772.64亿韩元(RMB4.5亿)同比下降27.7%,营业利润23.16亿韩元(RMB1374万)同比下降84.4%,净利润7.8亿韩元(RMB462万)同比下降87%。《MIXNINE》《善良地活着》两部综艺让YG亏损了近80亿韩元(RMB4747万)然而“自制”这个学费早晚要交,只是刚好卡在了BB相继入伍,师弟师妹未能接续的当口,开年至今Winner、iKON日巡收入已达去年Bigbang的37%,但离支撑YG财报还有很远的距离。

  同时YG也凭BB的《花路》iKON的《Love scenario》创造了三社中最好的音源成绩;而困扰YG的还有PSYG和High Ground等子公司相继倒闭,架构格局、运营思维出了大问题,所造成的亏空绝非一两组艺人拼命活动能弥补。梁铉锡如此急迫地放出六大发展规划,正是为了缓解压力,稳定票圈情绪,去年至今频繁地将自己的SNS作为公司主宣阵地也意在此。

  再来看第三名JYP,一季度总营业额230亿韩元(RMB1.3亿)同比增长5%,营业利润14亿韩元(RMB830万)同比减少64.1%;净利润18亿韩元(RMB1068万)同比减少37.9%。SM全面看涨,YG全面下跌,JYP则有起有落,相比去年第四季度的骄人成绩,JYP2018一季度的财报呈休养生息的态势,棒劳力Twice专注日本发展、StrayKids三月底才出道对财报无切实贡献,一季度主要还是靠GOT7和日益壮大的演员部盈利。

  2018第一张成绩单翻篇,金融界对三社今年的后续展望观点不一,有人认为Twice、GOT7世巡将使JYP二季度财报营业额增长136%,主要艺人的合约持续至2021-2022年到期,构造相对稳定确保有条不紊地发展;有人认为不进则退的YG必将于下半年发力,Winner、iKON、Blackpink在Bigbang后时代将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发展机遇;

  也有人非常看好SM的全球战略及产业布局,加上EXO、SHINee、东方神起陆续在韩回归,SJ世巡综艺两不误,主力军的活跃确保了SM的财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而更令业界感兴趣的是,JYP将于下半年推出包含全昭弥在内的新女团;心心相印的SM、JYP,也计划于年内分别推出NCT中国分队及JYP中国男团,庞大的中国市场令大公司不断调整策略适应新变化,再次试探性地伸Jio将取得怎样的结果,令人倍感期待。

责任编辑:admin

仙居网视·仙居新闻网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联系电话: 地址: